原标题:政解|国家网信办出台直播新规:建立黑名单制度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丹丹)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11月4日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提出“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此,专家解读称《规定》首次将互联网信用纳入到网络直播治理模式中来,这是新规的一大亮点,对今后的其他互联网领域法治建设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规定》提出,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互联网直播发布者信用等级管理体系,提供与信用等级挂钩的管理和服务。

《规定》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纳入黑名单的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禁止重新注册账号,并及时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报告。

《规定》表示,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应当建立黑名单通报制度,并向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报告。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首先,《规定》开创性地将网络主播的信用等级与平台对其的管理和服务直接挂钩。拥有越高信用等级的网络主播,就有可能获得越高的直播权限和收益,反之,喜欢“打擦边球”、“耍小聪明”,甚至靠“炒作”或违法违规直播获取关注的主播,信用等级就会降低,信用降得越低,直播权限和收益也就越低。

他表示,做一个遵纪守法和诚实守信的主播就会累积更高的信用,收益也就越高,这就将信用变成了主播们竞争的砝码,让信用与商业利益挂钩,诚实信用将重新回归到网络直播市场。

朱巍认为,其次,《规定》明文要求建立失信主播的黑名单制度。黑名单制度在网络直播行业中的意义与其他行业不一样,很多网络平台为了商业利益,不惜违背法律底线去留住能够“获利”的网络主播,即便明知某些主播是“问题主播”,平台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因为担心主播们会跳槽到别的平台。

他表示,建立黑名单制度后,对纳入黑名单的主播将禁止重新注册账号,并向省级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报告。这样一来,“黑名单主播”将不能肆意“用脚投票”来要挟平台,也就让法治与诚信重新回归到直播市场。

朱巍认为,最后《规定》鼓励建立网络直播全行业信用评价体系和服务标准。只有全行业适用同样的标准,才能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才不会让合法经营者和诚信经营者吃亏。这也是提高网络直播行业入门门槛、达到保护“好人经济”的重要举措。

八年村官经历,留给我们什么

大学生村干部,又被称为大学生村官,一个曾经似乎很优雅、很高大上的职位,恰恰被我们这一波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大学毕业生用自己或多或少的青葱岁月给诠释得淋漓尽致。

美国大选为什么如此复杂

美国大选的制度,从简单标准来说,它未必足够民主,但从复合标准来说,它是非常民主的一个民主制度,而且适合大规模的国家。它体现了人民的民意,州的州意,更体现了制度设计者的制度之意。

智能时代,政府该给每人发钱?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给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劳动者带来了失业的危险。甚至是一部分初级的医生和律师这样的职业群体,也有可能被机器人取代。机器人大规模扼杀人类工作机会的科技灾难电影会变成现实吗?

原标题:俄罗斯国家杜马酝酿对美反制裁法案

美国此前宣布,正在准备就俄罗斯支持叙利亚一事,具体措施将在16号公布。

16号,俄罗斯国家杜马召开紧急会议,讨论针对美国及其他对俄不友好国家的一项反制裁法案。这项法案将为俄总统及俄政府出台针对西方的反制裁措施提供依据。俄国家杜马主席称,将在5月15号审议这一“反制裁法案”。

法案将包括报复性反制裁清单

16号,俄罗斯国家杜马召开紧急会议,讨论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反制裁法案”。据俄媒透露,这项反制裁法案将可能包括一个报复性反制裁清单:比如禁止从美国等国进口部分农产品、烟酒类产品,限制与上述国家进行航空、导弹发动机制造等领域的合作,限制相关国家的公民在俄工作等等。这份反制裁法案5月15号将在俄杜马进行一读审议。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16号并没有向媒体透露更多细节,称所有措施都在酝酿当中。

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 沃洛金:这份法案里包括针对美国对俄制裁的反制措施。全体与会人员一致表示必须与有关专家共同商讨这份法律草案。

俄观察家:制裁对俄经济影响有限

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不急于公布反制裁措施,主要是为了充分讨论反制裁法案的内容,以免损害本国利益。俄罗斯观察家施金达诺夫认为,本月初美国公布新一轮对俄制裁措施,所造成的俄股市汇市波动目前已经趋于平稳。最近受美国制裁影响,俄卢布小幅贬值,将促进俄商品出口,俄政府预算也会因此增加约3万亿卢布。另外,俄政府的进口替代战略已经起到了发展本国经济、抵御外部不确定性的作用,因此俄罗斯国内物价不会因西方制裁而发生明显变化。

央视记者 宋一平:美国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来得越来越频繁,然而这些制裁措施并没有从根本上动摇俄罗斯的经济,西方媒体2014年预言,俄罗斯经济将在半年内崩溃的情况也至今没有出现。相反,俄罗斯利用这种制裁带来的外部压力,正在走上一条更加独立,更加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

原标题:日本财务省呼吁女记者提供信息 事务次官陷性骚扰疑云

被卷入性骚扰疑云的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福田淳一被卷入性骚扰疑云的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福田淳一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财务省事务次官福田淳一4月16日否认了日本《周刊新潮》杂志报道的性骚扰女记者疑云,同时表明欲继续担任次官,展现了与新潮社方面全面对抗的姿态。不过,日本在野党无法接受福田的说明,反复要求安倍政府撤换福田。

据日本共同社4月17日报道,日本财务省认为,为查明事实,不仅需要福田的主张,也有必要听取女记者等的意见,委托外部律师调查。财务省提出了罕见的协助请求,呼吁各家媒体提供是否存在受害等相关信息。

性骚扰疑云上周被报道后,日本财务省未处分福田,而要求他辞职的呼声蔓延至执政党。福田在报道后首次发表见解,但遭到在野党批评,平息事态尚无眉目。

日本立宪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辻元清美16日与自民党国对委员长森山裕举行会谈,再次要求撤换福田。关于财务省就福田的见解于当天发布文件要求女记者等协助调查这一点,6个在野党批评称缺乏对女记者的考虑,要求撤回文件。

《周刊新潮》继疑云报道之后,13日在网上公开了被认为是福田与女记者对话的录音。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指示该省官房长矢野康治进行确认,矢野向福田询问情况后,财务省于16日公布了记载福田否认报道内容的询问结果文件。

麻生16日在参院决算委员会会议上指出“这类问题必须了解双方的主张”。他表示“若此事属实,是不会袒护的”,同时称听了对话录音但“不清楚与对方的状态”。麻生被认为似乎打算只要没有女记者向受委托的律师事务所自称受害,就会先搁置认定性骚扰是否属实。

而《周刊新潮》杂志编辑部16日发表评论称“报道全部基于事实”。

原标题:他改名换姓负命案潜逃20年,被抓时妻子才知情

1997年,年仅21岁的大学生朱某在北京与他人互殴,并与同伙致对方两人一死一伤。案发后,朱某更换姓名后潜逃20年,直至去年10月,朱某在沈阳被北京警方控制。4月13日上午,已41岁的朱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北京二中院受审。朱某当庭表示认罪。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在潜逃的20年间,朱某化名“江国泰”,还取得户籍和身份证,归案时已结婚并有两个女儿。旁听案件审理的朱某妻子称,自己也被欺骗,“要不是他被抓,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原来的真名。”

▲41岁的朱某受审时,听到律师辩护提及其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时捂住了脸。1997年,其参与一起打架事件致一人死亡,之后变换身份潜逃20年。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41岁的朱某受审时,听到律师辩护提及其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时捂住了脸。1997年,其参与一起打架事件致一人死亡,之后变换身份潜逃20年。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受审称忘记原身份证号

4月13日上午10时许,41岁的朱某被带进法庭,法官核实其个人信息,问及户籍地址时,朱某只回答说是吉林省,“具体地址记不住,太多年没有回去了。”包括此前的身份证号码,朱某也已忘记。检方指控,1997年4月30日晚上8时许,朱某因琐事与22岁的王某存发生争执,遂纠集王明祥(已判刑)等人,到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一小区附近,与王某存、吴某互殴,后王某存胸壁被单刃刺器刺穿,伤及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吴某多处软组织裂创,右膝前部贯通伤,致轻伤二级。直至去年10月16日,朱某才被东城分局查获归案。检方认为,朱某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重案组37号了解到,朱某的同伙王明祥因聚众斗殴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朱某的辩护律师表示,对公诉方起诉的故意伤害罪的罪名不认可,认为应适用1997年之前法律中的流氓罪,且认为朱某的主观恶性小,被害人在此事件中过错非常明显。“被害人在电话里说要打断朱某一条腿,还带着人来,带着棍子。如果他没有出现在小店里,事情也不会发生。希望对朱某予以从轻处罚。”对此,公诉人反驳称,朱某明知会造成对方受伤甚至死亡,但案发时仍积极实施暴力殴打,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事发前俩人在电话里争吵,被害人的行为不构成刑法上的过错,反而是朱某案发后隐匿身份,逃亡20年没自首,没有任何从轻、减轻的情节。

被害者家属出示“血证”

庭审现场,朱某表示认罪。他回忆称,当时自己在北京读大学,交往的女友小梦(化名)在北京东城区开有一间小食品店,被害人王某存是小梦的姐夫。“事发当晚,我和女友都在店里。突然接到王某存打来的电话,威胁说要来打我。”朱某哭泣着说,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给老乡张某打电话,说想去他家躲躲。张某正好和几个朋友在喝酒,说要一起过来看看。“后来我到胡同去接他们,也没想到来了那么多人,其中有些人我不认识”。朱某说,刚回到店里,王某存和另一人就打开门冲了进来。“我没想到王某存那么快就来了,我们这边的人也冲上去,两边就打起来了。”对于到底是谁用刀扎伤王某存致其死亡,朱某称不知道,“当时很混乱,两三分钟后他们两人就倒地了,后来我们就跑了。”事发后,朱某起先躲在张某家中,随后两人又跑回老家,从小梦的电话中得知王某存被打死后,他化名“江国泰”,潜逃至辽宁昌图、沈阳等地,直至落网。对于朱某的辩解,参与庭审的王某存母亲和姐姐情绪激动。王某存的母亲从兜里掏出一张旧式五角钱,上面红色的血迹已经凝固,她哭着指向朱某,“这当时是在我儿子身上的,他最后是血流尽死亡的,你们怎么这么狠呢?”记者了解到,多年来,她一直依靠捡拾垃圾废品生活。庭审最后,朱某对受害人及其家属道歉,“我的经济状况不好,欠了20多万,但是在让家人想办法筹款,愿意积极进行赔偿,获得谅解。”该案当庭未进行判决。

被人脸识别系统“锁定”

潜逃20年间,朱某从未与家人进行联系,主要的生活来源是打工。他供述称,在北京上大学时学会了电脑,就在网吧给人维修电脑做网管,平时也会在网上炒股票赚取生活费。在此期间,朱某还伪造了“江国泰”的新身份。公诉人出具的证据显示,朱某供述称其户籍和新身份证由民警杨某帮助办理。2002年前后,其与杨某认识,聊天中得知他在公安系统上班,给了对方3500元后,提供虚假姓名、照片和生日,几天后拿到材料,前往公安机关办理“江国泰”的身份证。朱某归案后,公安机关取证时发现,杨某已去世,具体情况已无法查清。但经查询发现,杨某有过违规办理户籍的劣迹,曾被处罚。朱某辩护律师称,朱某逃跑后,警方将其列为网上逃犯予以通缉,去年警方在很多地方设置一些人脸识别系统,朱某拿着名为“江国泰”的身份证在一次住宾馆办理登记时,人脸识别系统经过比对,这个自称“江国泰”的脸部特征与逃犯朱某吻合,至此,警方将朱某抓获归案。

落户妻子家 申领二代证

2005年,朱某和现在的妻子登记结婚,至案发时已经有了2个女儿。庭审当天,朱某的妻子、岳父等家人也来到法庭旁听。“他欺骗了我们,我们一直都叫他江子,要不是他被抓了,根本不知道他原来的真名。”朱某的妻子说,2007年,“江国泰”以投靠为由,迁入妻子所在辖区落户,首次申领二代居民身份证。

由于登记结婚使用的是“江国泰”的身份信息,妻子和家人担心,现在结婚证肯定不合法,两个孩子也姓江,以他名义购买的保险及孩子读书升学会出现问题。“大女儿已经上初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说这件事。但我不会放弃他(朱某)。”庭审结束后,朱某妻子面向受害人家属鞠躬,“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很痛苦,我代他向你们道歉”。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华宇平台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